子木i

叶独自上了开往重庆的火车,他想要忘记以前的种种,包括那个不辞而别的年轻人,都一并忘于脑后。
他的位置靠在窗边,火车窗外的世界慢慢如走马观花一般,把黑夜那幅被泼了墨的画一点点用渲染的手法晕白了整个世界……
四周的景越发清晰,黎明就在他眼前,依旧是白衣少年纤细的手指,有力的敲打着黑白相间的钢琴,活泼潇洒的音乐变从那指尖倾泻而出。坐在他旁边的叶子看的入了神。

想写下去,可是这都是别人的故事加上自己的影。艺术源于生活,却高于生活。